关注
官方微信
    清除历史记录关闭
    精品推荐
    方凌筑瞄了一眼,继续道:“再多也是断!”
    封一信着急道:“兄弟,这玩意值钱啊,神兵啊,我靠,现在全《天下》都没个两三把的,别人出了一百万天下币都没货的!”
    楼船缓缓接近湖岸,有一武将跟那老者私语了下,便见了那武将在船头上前几步,对着方凌筑这边扬身喊道:“此乃天朝水师总领仇天儒将军与天朝皇帝座下二皇子,对阁下击毙北方水赛头领所显露的武功深感佩服,请阁下上船一叙,略备薄酒,还望阁下不嫌唐突!”
    我的书架
    hi,欢迎使用宜搜小说
    跨平台/多设备同步阅读进度、图书,轻松实现云阅读
    • 大主宰封面图
      唐苜将自己的身体挤入他的怀中,道:“我喜欢!”
      二皇子是个玩家,这个事情没多少人知道,许多次出现在说法京城的大街上,别人都把他当做NPC,事实上他只是个一出生就接了扮演任最新章节尽在文1心阁务的玩家而已,他只是隶属天机酒楼的一名玩家而已,现实里拿着张大嘴派发的工资,这游戏里他的身份再高,张大嘴也是要他怎么做他就得怎么做。
      方凌筑听了这句话,才知道与他们的差距有多大,度缘说这枫林中还有四人,他就是感觉不到。
    • 完美世界封面图
      “就在这吧,这宽敞些!”方凌筑道。
      【玄幻】完美世界辰东
    • 莽荒纪封面图
      “没有呢?”方凌筑笑道:“我也上线没多久,级别还是十级!”
    • 灵域封面图
      “师傅,我们去哪吃饭?西餐厅,还是哪?”辛苇回头问他道。
      “大哥过奖了!”方凌筑有些不好意思了,想起了那把剑,便又问道:“我在这弄了把任务物品的剑,大哥你知道是什么任务吗?”
      “看来老衲完全不懂施主心中所想!”老僧再次摇头叹息道:“以你所作所为,应是有这实力才做这事情,但老衲在施主昏迷期间为你疗伤时,对人的功力略知一二,虽然潜力无穷,更有数股强大真气未被利用,但以施主现在的功力在江湖上来说,清寒不足以如此视天下人为无物啊!”
      【玄幻】灵域逆苍天
    • 我欲封天封面图
      那时,我儒家受到魔门重创,已是人才凋零,又怜苍生疾苦,以仁道为主,不愿大动干戈,而且武功多已失传,大多儒生已经弃武从文,数百年也没恢复元气,直到大儒董仲舒的崛起,儒家才再次复兴,他的仁道之剑天下第一,魔门各方势力没有一人能在他手下走过三招,魔门只得屈服与他达成协议不论以后魔门中哪个势力得了天下,这普天之下都得以儒教为尊。
      【玄幻】我欲封天耳根
    • 校花的贴身高手
      “武学的追求也是天人合一!”方凌筑开始明白了儒剑之道的原理。
      “不会吧?”三女齐声问道。
      三丈凌杀到,方凌筑身上气息全部涌到慧悟身上,慧悟不动如山,低眉垂眼,身上僧袍在方凌筑的杀气中不住摆动,身上一缕长须已被吹得贴着脸颊仰向脑后。
    • 校园全能高手
      “。挂了还要弄脏我衣服!”方凌筑最后的一个印象便是杀他那人骂骂咧咧的脸。
    • 天火大道
      “后会有期!”封一信说完,又叮嘱他道:“反正你加了我好友的,以后有事尽管找我!”
    • 绝世高手在都市
      慧悟挂了,这对少林寺的玩家来说是个严重的打击,因为他们中的一半人在慧悟手下走不过十招。
      “在家等我!”夏衣雪吻了他下,对他道。
      “我慢些来,便是等你洗个澡,不许开口,继续洗澡!”中年僧人的语气里有不容反对的威严,后者听到了这句话后,将头都缩到了水里。
    • 绝品邪少
      说完,挺身一刺,唐苜口中闷哼一声,因为疼痛.而汹涌而出的泪珠流过他的粉脸,滑落在方凌筑放在她耳边的手背上,泪珠中饱含着热烈。
    • 很纯很暧昧
      “在你吹奏玉萧时,他们便死了!”方凌筑解释道,“天音 文心阁 好梦如风手打 阁地武功果然是杀人无形,我将你的杀意分送给他们十几人,十几人便在舒适中化做了白光。”
      “你手上的兵器是什么神器?”那人抵制惊讶的道。
      “于是我七岁开始读经,读到二十七岁才将那些拗口的佛经读通透,那时候师傅不知道死到哪去了,我便自己一人下山,嘿嘿,找了几个,终于打到了一个比观音菩萨还漂亮的老婆,过了几年快乐日子,没想到被我几个师兄找上门将我抓回来了!”
    • 校草的强势索吻:笨丫头,嫁给我
      刘三的笑容马上消失,两眼冒火,怒吼道:“敢瞧不起大爷?再吃俺一棒子!”说话间,拿着手中的剑如棒子般的砸下。
      方凌筑抬眼望了广场将目光投在自己身上的万多玩家和数千NPC一遍,转头四顾之下,眼已成血色,他将舍利佛珠解下放入了戒指中,靠得他最近的玩家与他之间地距离也有十来米,在他解下佛珠的那一刻,不少人同时感受到了天堂与地狱两种截然不同的气息,一种是让人不由自主平缓心情的安静祥和之气,一种却是仿佛从森罗地狱带出的惨死气。
      “但他杀了无数的人,这是不是与老丈所讲的仁道有些矛盾?”
    • 匆匆那年
      嵩山派的几十人顿时停住,脸涨得满脸通红,都是敢怒不敢言,全部看着封一信,走在最后边的封一信将脚步重重停下,手放到剑把上,手指动了几动,最后还是放下了。叹了口气在后边少林寺地哄笑中继续前行。
      “哦!”唐苜在寒冷的风中呼出口白色的热气,然后感叹着道:“好久没跟你练级了!”
      那二皇子也举杯站了起来,道:“我以此酒敬兄台一杯,也敬将军,大家齐饮如何!”
      “什么地方,店的名字叫什么?”唐苜忍不住插话道。
      “智扬,你他妈真会做假好人,每一次事情都是由你们挑起,每一次都是你带着这么多人来逼退我们!”封一信连粗口都骂出来了,看来平日里没少受少林寺地欺负。
      她不需要别人可怜,因为这条路是她自己的选择,努力让自己声音平静的道:“你杀了隐吧。用不着玩这猫和老鼠的把戏!”
    • 傻丫头误撞校草心
      看着他们都是一脸傻样,方凌筑不由加重语气道:“要我送一程吗?”
    • 恶魔王子PK刁蛮公主
      本来停了的枪尖再次动了,仿佛他之前根本没有停顿,由静止到极快,之间所用的时间可以完全忽略不计。
      “貌似你抱错了人中,美女?”方凌筑现在的面目与以前完全不同,有心想唬唬她,便改变声音对她道。
      方凌筑本以为这次要动用刀了的,却发现慧心自动认输,也就见好就收,朗声笑道:“那就此告辞,不劳相送了!”
    老者笑道:“二皇子提议果然妙,哈哈!”三人齐饮而尽,却不坐下,那二皇子再次由老者倒满酒,举起杯在给在座的众人敬酒,礼节烦琐,方凌筑倒有些后悔上了这船了,似乎这个宴会不是为了喝酒的,反而成了个交际的地方,自己一个陌生人夹在这些人中间,显得与这气氛格格不入,像是找罪受来的。
    元宵十三
    5天前
    299 人收藏